最高人民法院2016年度建設工程合同糾紛裁判意見精選(一)

發布時間:2020-05-18 09:10:09

法定違約責任的承擔在合同法第107條、113條、114條有規定。實務中,約定的高額違約條款在滿足一定條件下也可適用。

法定違約責任的承擔在合同法第107條、113條、114條有規定。實務中,約定的高額違約條款在滿足一定條件下也可適用。


1、在約定高額違約金時,若滿足一定條件,可對高額違約金條款予以適用。

(2016)最高法民終106號

建設單位鑫臻公司與施工單位黑龍江建工為進行結算,解決現有糾紛,雙方簽訂《糾紛處理協議》約定:違反本約定的一方,應向守約方支付工程總價款20%的違約金。

該協議的成立,是在當地政府在雙方當事人就案涉施工已經發生較大矛盾并造成停工的情況下主持達成的:(1)其目的在于預防雙方再次出現違約行為,激化矛盾;(2)該條款對雙方均有適用;(3)同時,就違約金計算基數雙方都應當事先在一定范圍內預見。

在此背景、目的的情況下,最高法認為違約方要求調減違約金的請求不應得到支持。最終判決鑫臻公司需支付違約金1202萬元。


2、建設單位對工程未獲優也負有責任的,應與施工單位共同承擔責任。

(2016)最高法民再134號

施工合同約定:若工程質量未達到省優工程標準,則扣除工程結算總價的3%作為違約金。

案涉工程竣工驗收后,并未達到省優秀工程標準原因有二:其一,是施工單位并未提出證據證明其已向評定單位申報省優工程;其二,是在施工單位發函告知的情況下,建設單位仍要求采用其他材料,致使案涉工程不符合節能標準。

最高法認為,對于工程質量未達到省優工程標準,施工單位與建設單位均負有過錯責任,應當根據過錯比例,各自承擔其責任,故扣除工程結算總價的1.5%。


3、施工合同無效的,請求對于合同無效存在過錯的一方按照施工合同約定承擔違約的責任的,不予支持。

(2016)最高法民終317號

案涉工程系應當招投標而未招投標,而被認定無效。施工合同約定“承包人不能按期完成本工程,發包人對承包人處以合同總額的3%作為罰款,在結算時一次性扣除”。建設方開發區管委會主張雖合同被認定無效,但施工方重慶建工集團對合同無效具有過錯,同時確未按期完成本工程,應據此承擔違約責任。最高法以沒有法律依據為由,對此請求不予支持。

該判決與廣東省高院2006年發布的《廣東省高級人民法院關于審理建設工程施工合同糾紛案件若干問題的意見》第三條“建設工程施工合同無效,但按照《解釋》第二條的規定可參照合同約定計算工程價款的,如承包人存在延期完工或者發包人存在延期支付工程款的情形,當事人應參照合同約定賠償對方因此造成的損失?!钡挠^點不相一致。



上一篇: 沒有了
开一家牛杂店能赚钱吗 北京快三计划 山西十一选五直选走势图 配资炒股ˉ杨方配资平台 浙江十一选五 北京11选5直播开奖 大发快三规律 湖北十一选五今天开奖号 泳坛夺金选对3个算中吗 上海天天彩选4开奖软件 贵州11选五前三直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