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審立案審查是否能構成他案中止審理的情形?

發布時間:2020-05-20 10:22:18

摘要:二審法院依據“……當事人申請再審的,不停止判決、裁定的執行”的規定出發,認為當事人即便申請再審,都不停止判決、裁定的執行。更遑論會影響他案的審理,故認為聚星公司要求中止本案審理的理由不能成立。


上訴人(原審被告)福建聚星投資有限公司與被上訴人(原審原告)陳某

商品房預售合同糾紛二審

 

【當事人】

上訴人(原審被告):福建聚星投資有限公司。

被上訴人(原審原告)陳燕玲。

【案件事實】

聚星公司系經工商注冊登記以置業、房地產業、基礎建設業、市政工程業等為經營范圍的有限責任公司。2014年1月24日,聚星公司、陳某簽訂一份《商品房買賣合同》(合同編號:0377534)(含附件),約定陳某向聚星公司購買其開發的位于惠安縣螺城鎮324國道復線聚星國際城第八幢一層111室商品房,建筑面積共128.67平方米,其中套內建筑面積122.28平方米,公共部位共有分攤面積6.39平方米,總價款40萬元,交房時間為2014年7月31日前?!渡唐贩抠I賣合同》第十四條約定出賣人應當在商品房交付使用之日后60日內,向當地房屋權屬登記機構辦理房屋所有權初始預登記,并將辦理權屬登記需由出賣人提供的資料交付買受人。如因出賣人原因,買受人不能在商品房交付使用后90日內取得房屋權屬證書的,買受人可以選擇退房并要求出賣人承擔違約責任,若買受人不退房的,出賣人應向買受人承擔違約責任。2016年5月12日,聚星公司以陳某尚欠購房款20萬元為由起訴,要求陳某支付尚欠購房款20萬元及違約金,一審法院經審理后作出(2016)閩0521民初4017號民事判決,認定陳某已付清全部購房款,駁回聚星公司的訴訟請求。聚星公司不服該判決提起上訴,二審法院作出(2016)閩05民終3815號民事判決,認定陳某提供的證據能夠證明其已付清購房款,聚星公司未能提供證據反駁陳某提供的證據,應承擔舉證不能的后果,駁回陳某的上訴,維持原判。聚星公司就該案向福建省高級人民法院申請再審,福建省高級人民法院于2019年1月17日簽收聚星公司提交的材料,尚未正式受理再審申請。案涉商品房所在小區已有業主交房入住,部分業主已辦理了房屋權屬證書。案涉商品房現尚未交付,尚未辦理房屋權屬證書。

陳某一審起訴請求:1、判決聚星公司立即向陳某交付房產;二、判決聚星公司立即與陳某辦理房屋權屬證書。

【法院裁判】

一審法院認為,陳某、聚星公司于2014年1月24日簽訂的《商品房買賣合同》,系雙方當事人真實意思表示,不違反法律法規禁止性規定,應認定合法有效,雙方當事人應當全面履行。陳某提供的生效法律文書能夠證明法院認定其已付清購房款,陳某請求聚星公司履行交房及協助辦理房屋權屬證書的義務,符合法律規定和合同約定,予以支持。聚星公司申請本案中止審理,依據不足。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合同法》第六十條、第一百零七條規定,判決支持陳某訴訟請求。

二審法院認為,聚星公司圍繞上訴請求提交福建省高級人民法院《民事申請再審案件受理通知書》、福建省高級人民法院《民事申請再審案件收件清單》各一份,可以證明福建省高級人民法院已立案審查本(2016)閩05民終3815號聚星公司與陳某商品房銷售合同糾紛一案。但聚星公司主張本案應中止審理的理由是其已就本院(2016)閩05民終3815號民事判決向福建省高級人民法院申請再審,但該理由并不符合《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一百五十條規定的中止訴訟的情形,且從《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一百九十九條“……當事人申請再審的,不停止判決、裁定的執行”的規定看,聚星公司雖已就本院(2016)閩05民終3815號民事判決申請再審,但其申請再審的行為不能停止該判決的執行,因而不影響本案的審理,一審法院不予中止本案審理并無不當,對聚星公司關于一審法院未中止本案審理系違反法定程序的上訴理由不予采納。聚星公司雖于二審中向本院提交了福建省高級人民法院《民事申請再審案件受理通知書》,但該通知書只是表明福建省高級人民法院已立案審查本院(2016)閩05民終3815號聚星公司與陳燕玲商品房銷售合同糾紛一案,而該案件的判決已經發生法律效力,并非尚未審結的案件,故聚星公司要求中止本案審理的理由不能成立。交付案涉房屋并協助陳燕玲辦理不動產權登記系聚星公司應盡的合同義務,一審判決聚星公司履行上述義務并無不當,應予維持。故二審判決: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律師觀點】

本案中,雙方當事人爭議的焦點是:聚星公司就另案向福建省高院申請再審,是否構成本案中止審理的理由?一審未明確說理,僅“聚星公司申請本案中止審理,依據不足”,難以服人。二審法院依據“……當事人申請再審的,不停止判決、裁定的執行”的規定出發,認為當事人即便申請再審,都不停止判決、裁定的執行。更遑論會影響他案的審理,故認為聚星公司要求中止本案審理的理由不能成立。聚星公司提供的證據僅能證明福建省高院已對(2016)閩05民終3815號生效案件進行立案審查,但未進一步實質處理。故駁回了聚星公司上訴請求,維持原判。

本案對于申請再審,法院立案審查是否構成中止的情形,具有參考意義。

(案例整理不易,轉載注明出處,侵權必究)



开一家牛杂店能赚钱吗 北京福彩快3开奖数据 黑龙江省p62开奖 排列五走势图综合版 北京时时彩票是合法的 秒速赛车怎么赢到钱 基金配资 体育彩票单注最高奖金 11145期博彩老头 福彩26期开奖号码 12237期博彩老头